关于诺奖

我的闹钟设定的是NPR早上的广播,7点钟的时候模模糊糊听到Liu-Xiao-bo三个字就大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既然我的blog早就给gfw了,豆瓣也十之八九不会转这个,那就干脆不要遮遮掩掩的,扯开说亮话。说实话我对于刘做过些什么没太多了解。我知道他写了08宪章,也知道他参与过六四,但是就仅此而已了。虽然我很反感因言获罪这种荒谬的逻辑,但是不管从理论工作还是实践层面,比他有杰出贡献的人从左到右应该也不止一两个吧。事实上很多的西方媒体提到(后面也会讲到),他的获奖代表的是对在国内的一个群体的支持——亲西方的,想走民主选举道路的政治激进分子和人权活动家(political and human rights activists)。这也是让我很失望的一点,就是西方对中国政治和社会张力的想象依然在一个很狭窄的框架里面。

这个贴不是要论证刘晓波的重要性或者不足,只是想汇总一下政治光谱和社会不同层面代表的反应。每次的重大事件——很不幸,这次也被我归为“重大”了,都是一个检视人民思想动态的好时机。

从西方的角度来看,今天的China Beat上总结了一些西方媒体的评论。他们选取的大部分是所谓“中国通”,就是持续关注中国事务,在中国有生活经历的媒体人,比方纽约客的Evan Osnos,大西洋月刊的James Fallows等等。除了这个之外,传统媒体诸如NYTWSJFT这样的大报的报道口径也相当一致,都是呈现出刘坚定、乐观以及积极的一面。相当一致性的。早上我在听NPR的Diane Rehm Show(在公共广播里比较有深度的谈话节目,没有明显的意识形态,当然,这是对美国语境里),几位嘉宾也讲的他们对刘的认知也停留在跟我差不多的角度。他们的观点就是刘代表的是一批在中国国内自六四以后持续活动对抗压制性的国家机器的政治运动家。你可以叫他们民运,圣斗士,人权份子等等(虽然这些概念本身也不完备)。这个奖项的授予是为了在道义上(当然也是经济上)支持这些希望早日看到“民主”的人,他们并不孤独。我在听的时候就在想,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联系,就是近几个月来也是在这些媒体上呈现出的“咄咄逼人”的中国的形象与之到底有多少联系。这一形象联系到最近几周逐渐升级的国际贸易和汇率纠纷,中日领土纠纷等等紧密联系在一起。在这里,中国的state是一个具有很强保守性、封建王朝阴影并且实力日渐强大的概念。刘的那种只身赴险的精神是不是也正好符合“大卫战胜哥利亚”的想象呢?

twitter上记者们在刘晓波家门口:

 Share photos on twitter with Twitpic

西方媒体的很让我失望的一点就是没有呈现出一丝中国思想的多元性和丰富性来。也许我根本就不应该如此期待?相比之下,我们学校CSSA(北美大学基本上都有的中国学生学者协会)上今天的帖子表现出另一种极端。相较于往年六四或者奥运火炬事件时候的热闹相比,今天大部分人的口径意外一致。有位同学先转发了这个新闻,然后简单地“congratulation”。后面跟帖的马上说道:

事实证明,回国追求人权是移民、拿诺贝尔奖、接受总统接见的最快捷径。大家不要读书啦,咱也写个几页的宪章、住几天的牢狱,还要什么H1B1,还要什么Green Card,直接升格为美国公民!自由的公民!

中国政府的反应过激并不能证明某人的行为就是伟大的,就是可以配得上“xx卫士”的称号的!中国有句古话,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接着马上有更严谨些的同学指出“和平”这个概念被极大的滥用了。但是并没有人对刘这个人本身的作为提出什么异议或者。接下来就变成完全的情绪宣泄了。有人说:

I really can not understand why so many Chinese students feel excited about that shit!

再最后有人说了:

I guess because they would not be able to feel excited about that s**t back in the home country, which essentially is what that s**t is all about.

之后就沦为的对诺奖和西方的抨击了。直到有人指出“这垃圾奖每年都一样”之后再也没人关心这件事情了。这种对于西方的情绪与之前的几次实践中讨论占上风的大众情绪非常一致。首先大部分人并不会去纠缠于细节(或者说在讨论中不会显露这点),而是就事件本身发表情绪。之前在奥运火炬、六四纪念、达赖访美等事件上,这种被冠上“爱国”的情绪有多少极端的、犬儒的、非理性的成分在里面我觉得是值得考虑的。国内的左翼,很多时候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忽略了这一点(右翼是不太碰触这根敏感的神经),让我很失望。我们这里的学生,大部分也都是理工科或者商科的硕士博士,代表的也是20~35左右的年龄层的大致价值吧。固然民族主义可以被用来凝聚一个民族,但是长期的代价呢?

知识分子层面,我无力一一跟踪所有人的看法。挑几个来说。极左翼,陆兴华同志再次显示了他牛逼的一面,他说:

8964那会儿,我心中也追求、也想要那个,我也是LXB呀,后来是由于越来越看上去根本得不到,到今天,则是眼看是想不要也一定得最后去遭受了,才知道这事儿塞心得要命了。塞心,是的,就是这个词:你不要要么,好,小子,今天就是你不要,也得给我吃不了兜着走了。

LXB想让我们得到的,正是在那个邪恶的帝国里据说天经地义地畅行着的东西:自由、平等、和平;我常反问,那个邪恶的帝国里的自由、平等和和平是以什么为代价的?难道你至今还看不出来:我们的所谓殖民苦难和动乱浩劫,不正是他们的自由、平等和和平的代价?你作为被侮辱、被损害的一分子,也想加入到那个邪恶帝国里,来侥幸地得到自由、平等和和平?你这样做的代价是什么?你是不是已找到新的替罪羊?

这还是真是说道了那些虚伪的(定语,不是说所有右翼都虚伪)右翼份子骨子里去了。我承认陆老师分析有时候很彻底,但是他那股疯狂劲我是怎么也喜欢不来的。其他都是在豆瓣或者微博上的言论,恐怕也正反应了国内媒体的集体沉默,现在不让人说话是不可能了。只是发泄的管道不一样。

国内的右翼自由派媒体:

 å¤ªç»�å��äº�ï¼�ã��å��京é��å¹´æ�¥ã��ä¸�è¦�å�½äº�ï¼� on Twitpic

这算是相当给力的吧?不知道真假。来自这一波的回应也是相当一致(而无聊),安替retweet梁公说

梁文道 RT @leungmantao: 身為中國人,今天我有點驕傲。

冉云飞

刘晓波获得诺奖,网友“棠湖剑客”:今夜,有多少删帖,就有多少思念,有多少祝福,祝福那个异见思想者,祝福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早日走出蠢猪式的牢笼。

刘晓波:一旦中国变成自由国家,对于人类文明就将具有难以估量的正面价值,它必将是继苏联共产政权崩溃之后,再次带来残存独裁体制的又一次世界性雪崩,朝鲜、缅甸、古巴等独裁政权将难以为继,那些固守独裁体制的中东国家也将受到强烈的震撼。

崔卫平:

今天我不为朋友担心,他们强大到没有力量能够伤害他们。他们不管在那里,都是行动。RT @a13887665440: 王荔蕻、阿尔、许志永、屠夫、何杨、赵常青、包龙军、天天、小路、高健、刘京生、赵枫生、勇攀、王国齐RT @zhanghui8964: RT @cuiweiping:

韩寒同学在关键时刻依然延续了不露声色的作风。这些同志们的言论一点都没有任何意外可言,如果经常follow他们的推,那几乎就能猜到他们要怎么说了,立场坚定。豆瓣上的因为限于豆瓣的审查,所以说话的都是拐弯抹角的,既有揶揄我国政府的,也有表达对两者的都不信任的。有人说

对于这次戏码,我尤其失语。一个硬币的两面,看似截然对立,却实际上缺一不可,相互成全。L先生和DG,也就是这样,相互成全了对方吧。如果我两面都觉得不靠,而且两面都觉得不靠谱,最好还是先收了声吧。  

总感觉有挥之不去的犬儒在这里面。这也是在面对政治时间时候我的一种感叹,应该如何engage到这个讨论中去发掘有意义的东西。我到觉得这比左右站队是个更重要的问题。因为你选择一个立场,依然可以通过辩论来改变自己的认识,但是如果大部分人拒绝进入这个游戏,那所造成的损失是在另一个层面会体现出来的。

 

10/9 update: 更多Twitter汇总:http://chinageeks.org/2010/10/liu-xiaobo-wins-nobel-peace-prize-early-reactions-on-twitter/ 以及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2010/10/twitter-reactions-to-liu-xiaobos-nobel-peace-prize/

  1. 路过,只是好奇问一句,请问陆兴华那段话牛逼在哪里了?我很困惑…

  2. Pingback: Global Voices in English » China: More reactions to a first Nobel Prize

  3. Pingback: China: More reactions to a first Nobel Prize :: Elites TV

  4. Pingback: Global Voices in Italiano » Cina: altre reazioni al Premio Nobel per la Pace a Liu Xiaobo

  5. Pingback: Cina: altre reazioni al Premio Nobel per la Pace a Liu Xiaobo « NOTIZIE CORSARE